陆地被海水淹没百年 方舟不是唯一希望《等待方舟》文/刘天一

等待方舟的人越来越多了。

有能力深潜的人最先来到小镇。他们从冰层裂缝下海打捞,积攒氦气换取方舟船票;随后到来的是其他流民。流民们弄不到足够多的氦气,只希望在这个新兴的聚居地上谋得一线生机。

人群渐多。为方便交流,人们用小镇正下方四千多米深处被大海淹没的古老城市给小镇命了名:济南。

用小针挑出破缺漏气的密封胶圈时,黎川听见棚屋外突发吵闹。

冰层地面又裂缝了?他紧张起来。

密封圈跳出气瓶阀的槽环,跌落在地。借着棚屋外昏暗的晨光,气瓶表面映出棚屋内的情况:几根锈铁柱撑着塑料棚顶,棚顶在寒风中猎猎抖动。几平米的棚顶下只有一张朽木床,四支气瓶插在床头的木架中。

黎川盯着气瓶表面的倒影。倒影画面稳定,地面没有震颤。这说明棚屋周围的冰层还是稳定的。

他松了一口气,拿出新的密封圈,卡入气瓶阀。

屋外的吵闹声骤然变大。

外面大概又有人交不起租金了。黎川默默想着。他给气瓶阀套上调节器,然后打开阀门。轻轻一声“砰”,高压氧气顶紧调节器。他侧耳聆听,没有漏气的嘶嘶声,密封圈工作良好。

吵闹声越来越大,里面混着女孩的哭叫声,拳脚相加的打架声,气瓶砸在冰面上的撞击声。黎川站起身时,这些声音猛地寂静下去,随后,他的棚屋帘门被人猛地掀开。“黎川!该你了!”一个赤膊壮汉站在门口喊道。

黎川乖乖从床头提起自己的氦气瓶。“今天这么早?”

“呸,宏德公司越来越欺人太甚,我们太平公司必须得提高干活效率。”赤膊大汉说。大汉绰号为“黑虎鲸”,是这冰原上敢于赤膊的唯一一人。他全身肥肿,黑色纹身爬满胸毛茂盛的肚皮。大汉背上背着一只大号的二十升氦气瓶,胸前挂着两只脚蹼,海水正从脚蹼滴下。

黎川抬头看向棚屋之外。一位女孩正被太平公司的人捆上铁链,拖行在冰面上。方才的吵架声,应该是和女孩相关。

大概是穷到没钱,被卖成奴隶了。黎川心中默想。这个女孩是自己邻居的胡安师的妹妹,看起来,胡安师最近这段时间的打捞大概没有任何收成。

黎川收回视线。类似的事情,冰原上从不少见。他想同情这个女孩,但自己氦气瓶上的压力指针已经指向了红色的极低压区域。他已穷困到自身难保。

“两升二。”黑虎鲸把交换阀接上黎川的小气瓶,再接上连着他背后气瓶的软管。

黎川伸手压住黑虎鲸的动作。“等等,不是两升吗?”

“涨价了。”黑虎鲸不耐烦地说。“嫌贵就去宏德公司。”

黎川默默收回手。宏德公司的装备租金是每天2.8升氦气。

黑虎鲸熟练拨动交换阀的表盘,从黎川的气瓶中抽出2.2升的氦气。“哼,你最近干的活也不够,小心穷到滚蛋。”

黎川皱起眉头。“我昨天打捞的那件遗迹呢?”

“被定级为四级遗迹,只值两百毫升。”

黎川沉默下去,不愿多言语。昨天打捞的遗迹没换到氦气,他现在已经基本上是一穷二白,今天再捞不到东西,就得收拾铺盖走人。离开济南,附近已经找不到更好的打捞地;没有打捞,他多半会在冰原之上和流民一起乞讨,直到饿死。

或者,像这个女孩一样,被卖成奴隶。

他不再思考这些东西。海平面还在上涨,浮在海面上的冰层依然不稳定。想要真的活下去,他需要下海打捞,攒够氦气,登上方舟。

黎川看了眼潜水表。

幽暗的海水中,表盘的数字亮着橙光:上午九点十分,深度544米。

他穿着干式潜水衣,背着浮力背心和一整套循环呼吸器(CCR)。呼吸管从背上的CCR左侧绕出,穿过他胸前,再从右侧绕回CCR。黎川轻轻咬着呼吸嘴,每次呼吸之时,氮氧氦三混气体会沿着呼吸管循环不息,氧气被他吸入,二氧化碳则被CCR中的吸附剂吸收。如此高效循环下,氦气和氧气不会被浪费。

他继续下沉。随着水压增大,干式潜水衣和浮力背心中的空气正渐渐被压缩,他轻点右腰侧的阀门,朝背心和干衣中压入空气,补偿浮力损失。

黎川提着潜水灯,照向四周。圆锥形的光柱能照亮最多三十米远的距离,在一片幽暗中,光柱内的照射的一切都泛着浓厚的墨绿色。在他右手边,济南高塔向下延伸到极深处的地面。这座高度四千米出头的钢铁高塔是上一个文明所建造的一座垂直城市。

现在,高塔已被大海淹没,除了他们这些下来打捞的人,没人会对这些高塔感兴趣。

高塔内可以打捞到各种前文明所遗留的技术遗迹,这些遗迹可以交给冰原上的公司换氦气。

氦气,就是这个时代的硬通货。

黎川决定继续下沉,深度越大,来的人越少,找到值钱东西的可能性越高。随着水压增高,他谨慎提高呼吸气体中氦气的含量,降低氧含量。大水压之下高氧和高氮会导致氧中毒与氮醉,严重时足以致命,他必须小心。

一只五六米宽的巨大螃蟹正攀在济南高塔某一层楼的房间中。它的四条绒足从破碎的落地窗中探出,在黎川的潜水灯照到它的一瞬稍稍一缩。

黎川轻打脚蹼,绕开这个他不敢惹的巨蟹。他看了眼潜水表上的指南针,在一片昏暗中重新确立自己的方位感。高塔在他的东侧,一片海带丛林盖住了一个突出高塔的正方形平台(听别的潜水员说,这个平台以前叫“停机坪”)。从平台后可以找到进入高塔内部的路,那里面可能能捞出足够值钱的东西。

深度630米。黎川权衡了一会。进入高塔内部复杂无光的类洞穴环境非常危险,且需要时间探索。在这个大深度下,他虽能工作一两个小时,但需要在浅海停留十小时以上以做减压。如果不做减压,高压条件下吸入体内的氮气会在地面的低压环境下释放,变成组织液中的小气泡,要了他的命。

而且,今天吸入过多的氮气,明天他就不能下水过狠。他的身体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排出氮气。

但是,如果再捞不到值钱的东西,付不起租金,他连潜下来赚钱的机会都没有了。

黎川决定冒险一把。他举起潜水灯,向着海带丛林轮照几圈,确定没有危险。他慢慢向停机坪游去,同时收拢周身的管线:呼吸管、气压表、备用气源,还有挂在配重带上的遗迹密封袋。他不希望这些管线被大海带缠上。

深海之中冰冷无声。海带丛林之中只有少量的食腐鱼类在活动,大片的海带已经枯死。也许两年前这里还属于浅海区,有着适宜的阳光,但现在,海水疯涨,这片无光世界中只剩下海带们十几米长的尸身,像是飘荡在暗墨色中的幽灵。

突然,他的右脚脚蹼好像被海带缠住了。

黎川缓缓呼气,左脚勾起,利用脚蹼的阻力停住身体。被缠住的情况很常见,他只需要小心回退就能解开纠缠;再不济,他还有潜水刀。

他左脚倒旋脚蹼,试着后退身子,但右脚的纠缠却越来越紧。就在他准备小心团身动用潜水刀时,一个黑影忽然从他左侧滑过。他的呼吸管进气端被猛地割断,冰冷的海水瞬间呛入喉咙!

抢劫的!黎川猛地反应了过来。他立刻拔出潜水刀,同时咳出呛入肺中的海水。他还有备用气源,上去不是问题——

抢劫者按住他的头,绕到他的右侧,一转打开他备用气源的放气阀。大量气泡咕哝咕哝泄出,带走黎川最后的希望。

很久以前,黎川就听说过这些水下的打劫者。他们身手敏捷,却从不自己打捞,而是从其他打捞者那儿掠夺遗迹。打劫者会割断目标的呼吸管,放掉备用气源。如果目标不交出手中的遗迹和身上携带的氦气,打劫者就会直接划破他们的干衣与背心,卸掉提供浮力的空气。

失去浮力的打捞者会在窒息中沉入深海。

黎川拔出潜水刀,和打劫者陷入僵持。他还憋着一口气,备用气源仍在泄气。潜水灯扫过打捞者的面部时,隔着面镜,他看清了打捞者的脸。

是他的邻居,那个妹妹刚刚被卖做奴隶的胡安师。

穷困走投无路,然后一路跟踪我下来的?黎川心中默默想着。

交出所有东西,否则捅烂你的干衣/背心——胡安师借着潜水灯的光向黎川比划了一个打捞者通用的手势。

等一等,等一等。黎川回应了一个手势,同时试着伸手去关闭备用气源正在泄气的阀门。

胡安师立刻作势向黎川的浮力背心举刀划来。

黎川停手。他胸中的最后一口气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东西全给你。他被迫打出投降的手势,同时松开手指,让对胡安师有威胁的潜水刀脱手沉入下方。

胡安师取走黎川的遗迹密封袋和氦气瓶,向上浮去。

我又一贫如洗了。黎川心想。从小到大在冰原上流浪的时间中,他曾经很多次一贫如洗,然后很多次积攒出家当。

等他上去了,一定会让胡安师付出代价。

他伸手关上备用气瓶的阀门,抽出备用呼吸嘴,咬住。咳出呼吸嘴内的海水后,他终于吸上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备用气瓶大小只有一升,里面压的是普通压缩空气。在他这个深度,根本无法呼吸这种高氧高氮的空气,这个气瓶只能供他紧急上浮。

他吸了几口,吸气感有些滞涩。他猛地意识到,问题不对。

黎川将气压表接上备用气源。砰得一震,气体冲入表内,无力地抬起表针。表针艰难地往上跳了跳,最终停在10巴(巴:一个大气压)的位置,没有超过50巴的安全红线。

一升的小气瓶,只有十巴的气……黎川身子颤栗着。刚才备用气瓶泄气太多,这点气不够他浮上去。

甚至随着他慢节奏的呼吸,表针还在下沉——现在气瓶中的气压只有8巴了。

黎川轻轻吐气,珍贵的空气随之逸出呼吸嘴,化为气泡,咕噜上浮。他想给背心和干衣中充气,加大浮力准备上浮。但备用气源中这一点空气,不够六百米上浮路程使用。

在冰原之上挣扎了这么久,方舟就快了来,他竟然要死在这深海之中?

黎川焦急起来,他抓起气压表,用潜水灯照去。

只剩5巴的气了。

不行,这么点气,不可能上去。他举灯四照,想找到一线希望。

四周没有任何可资利用的事物。没有废弃气瓶,没有废弃的潜水工具。他轻旋光柱,扫过海带林顶端的高塔表面。

有一个地方的反光,看起来不太对。

黎川定住潜水灯,往那照去。那是高塔横出的一个管道口,管道伸出高塔后弯折九十度向下。在这个向下的开口中,海水的反射光泛着澜光,像是某种水气界面。

这个开口里面,有密封空间,有空气!

黎川一踢脚蹼,向管道口游去。

管道口内确实有空气。

空气应是当年海水上涨没过此地封进去的。黎川浮出管道内的水面,谨慎地用CCR呼吸嘴上的探测器测了测空气的组分:是标准大气。由于气压极高,这里的空气已经超过了高氧中毒/氮醉的上限,探测器全屏泛红,表示氮、氧成分不宜呼吸。

在这种深度,本应混入氦气以降低氮氧的毒性。但黎川没有选择。

他爬上管道内的钢铁地面,潜水灯仔细转过一圈,检查周围。片刻,他的心就凉了。

这是一个密闭空间,不知道在百年前的前文明世代是什么用处,但现在,这里没有通路。虽然有氧气,他一时不会死亡,但他也无法修补自己的CCR,或是向备用气瓶中压入空气。

他被困在这里了。

密闭空间中氧气耗尽,或是氮醉和氧中毒发作,他会死在这。

“呸。”黎川吐出口腔中咸腥的海水,坐在地上,解下全身上下近三十公斤重的潜水装备及配重。

密闭空间中没有任何人类行动过的痕迹——除了墙上贴着的一句不知所云的标语:“为了人类的荣耀为了世界的美好”。看着斑驳的字迹,黎川不知这是何年何人所书,不知标语写下的时代,海水是否已开始暴涨,淹没世界?

他叹了口气,缩紧身子,努力思索逃生的方法。在很小的时候,他就常常面对此等危机,但大都幸运逃脱了。那时,全球海平面只涨到三千六百米,济南高塔还露在水面上;后来,大海越涨越高,气温剧烈下降(按:因为地球的表面反射率升高了),冰层从两极向赤道蔓延。先是东西蒙古群岛和天山群岛一线被冰层覆盖,接着是北京高塔,最近几年,冰层刚刚蔓过济南、东京这个纬度。

冰封的大地没有食物。想要食物,人们只能追着南移的冰海岸线南迁。上海和香港两座浮城是大部分人心中的逃难目的地,但对于黎川来说,那时的他,根本想不了这么远的事。

他一个人在冰原上流浪。偶尔遇到裂开的冰裂缝且正下方有被淹没的前文明高塔,他也会哀求那些人放自己下去打捞。从用压缩空气的“泡泡鱼(因为呼气会在水下吐泡泡而得名)”开始,到用高氧,最后到使用三混气体能深入大几百米,黎川慢慢成为了资深潜水员。

他以为自己已经能在冰原上有尊严地生活了。

他遇见了一位女孩,和她一起流浪。一路南移,黎川依靠打捞能力艰难养活自己和女孩。在北京的七千米高塔之下,他们定居了大概三个月,最终被城外的流民打劫,失去所有氦气,被逼入绝路。

女孩卖掉了自己,将黎川送出危机。

他曾以为自己已经在冰原上有尊严的生活了。

黎川叹了口气。管道中的高压空气有些粘稠,叹气声音调升高,怪异而阴柔。他关闭潜水灯,省掉这不必要的能源消耗。周围黑暗,只剩下CCR呼吸嘴上的荧光,标识着空气的组分情况。

忽然,黎川看见前方的铁皮壁面上似乎有一道亮光。

亮光处是一道缝隙。

黎川伸手摸索过裂隙,又反复打开、关闭潜水灯,确认裂隙后的情况——后面好像是一片新的空间。可能是房间,也可能是通向这个高塔内部的通路。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如果能进入高塔,意味着更多的空气,以及求生的希望。

他在墙壁上摸索、检查。片刻,他找到一个锈蚀的闸门把手。用全身力气下压把手后,裂隙左侧的壁面轰然滑开,露出后面的空间。

黎川顾不得喘气,连忙抬起潜水灯,照向暗门后。门后是十几平米的房间,房间内堆放着前文明的遗弃物:书架衣柜、破碎的纸张,还有用处不明的机械结构。地面上有不少干枯的海藻绿痕,这个房间,可能以前有潜水员来过。

一屋子遗迹。黎川激动起来。他视线转过整个房间,没有额外的通路或出口,这个房间,是死路。

他内心立时黯然。这一物遗迹虽然值钱,甚至能换到值回方舟船票的氦气,但他已经没有能力带走了。

他关闭潜水灯。突然,房间角落的一片蓝白色光芒引起了他的注意。

新的出路?门口?他心中又激动起来。几步小心靠近光芒,他看清光芒所在,不由得哂笑一声。

这是一件特级遗迹,前文明的“棺材”。如果把棺材带上去,绝对能换回方舟船票。然而对现在的黎川而言,棺材一点用都没有。

他小心扫开棺材上表面的杂物。这是一个一人高的宽大长方体,上盖板为透明玻璃类材质,其余五面是某种金属材料。棺材内有某种神秘科技制造的蓝白色冷光,从透明盖板看下去,里面躺着一位青年女子,女子身边放着脚蹼、一些潜水装备,还有一柄奇异的长杆机械。

这种机械黎川在济南城见过。他所在的太平公司和对头德宏公司的老板身边都有这种东西,名字似乎叫“枪”,功能未知;但大人物都很看重这类遗迹。

这也是最值钱的特级遗迹之一。

棺材在高塔中偶尔可以看见。据说,棺材这个词是指前文明装死人的东西。黎川不理解前文明为什么会把死人随随便便放在这些棺材中,放在高塔内部奇奇怪怪的地方。而且,他听说这些棺材旁边常常可以看见潜水器具、刀具,还有这种名叫“枪”的罕见遗迹。

黎川看着棺材内躺着的女子。女子面容姣好,颈上挂着一串贝壳项链,身穿一件宽松的大衣袍。衣袍从小腹处被撩起,可以看见小腹上有一道粗长的伤疤,似是被深海的巨型鳌蟹类生物的巨刺所伤。

自己死定了。黎川坐在棺材旁边。也许几百年后有人来此考古,看见他的枯骨坐在着棺材之外,会好奇他和棺材中女人的关系。然而,他们只是机缘巧合而相遇的路人而已。

想要离开,他需要足够的氧气。气瓶中氧气已耗干,房间内没有充气设备,也找不到通往高塔深处的通路。或者,他需要想个别的方法储存氧气,而不是用气瓶……

对了。他突然想起,棺材中的空间是密封的,可以储存空气且不进水。

黎川离开站起身,抬了抬棺材。很轻。估算一下棺材的体积,这浮力足够他上升了。

他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他可以躺进这个棺材中,乘坐着这具棺材作为潜水器上浮。

黎川躺在棺材中,侧向一滚,将棺材滚入水中。凭着初始速度,棺材翻出管道口,开始上浮。

“抱歉。”他伸手扶住棺材中躺着的女子。棺材中空间虽然宽敞,但放下他们两人已有些拥挤。之所以还是带上了这个女子,是因为前文明的死者尸体作为遗迹,也能换不少氦气。

棺材在黑暗的海水中加速上浮,幽蓝的内灯照亮周围六七米。深海中只有一些有机物碎屑如同雪花般飘来荡去,还有偶尔一晃而过的荧光生物。

棺材有很好的密封性。以前很多潜水员打捞棺材都是直接挂上配重让其自由上浮,而不用担心进水。唯一要担心的问题是水平方向的暗流,这些暗流会把棺材推离垂直上升的方向。济南小镇冰层上最大的裂口在高塔的正上方,歪到一边棺材只会撞上冰层的底部,黎川还是无法回到地面。

但这已经不是他能控制了。好在高塔正上方的裂口足够大,可以容许少量偏倚;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

棺材的浮力和阻力进入平衡状态,开始匀速上浮。黎川看着外面黑暗无声的深海,无法判断现在深度如何。

忽然,他感觉有点异常。

躺在他身边的女子似乎有体温。

他悚然一惊,伸手攀上女子的肩膀。女子的皮肤微凉,但并不是深海中几摄氏度的温度,起码有十几度。他又探手搭上女子的颈动脉,感觉片刻。

有极微弱的跳动。

“好小子,今天收成不错。”从棺材中爬出来时,黎川听见黑虎鲸的声音。

“我被人打劫了。”黎川把断了呼吸管的CCR从棺材中搬出来。他不想报出打劫者胡安师的名字,说出来也意义不大。公司从来不会管他们这些人的私人恩怨。

公司只管收遗迹,收氦气租金。

“好几件特级遗迹,还有个尸体。”黑虎鲸清点着黎川的战果。“可以,很不错。”

“值多少?”

“起码一张船票。”黑虎鲸犹豫一会,才说:“可能更多。这得等公司鉴定。”

黎川松了一口气。“先预定一张船票。”他望向周围,半径百米的冰层裂口四周停泊着一条条铁桶扎成的浮码头,太平和宏德两家公司的人就在这里派潜水员下去,在这里签收遗迹。裂口中央停着几艘小船,船下带着炸药,时刻准备引爆以炸开冰渣,防止裂口冻上。

“你先去休息。两个小时后公司总部有人要见你。”黑虎鲸把一条干毛巾扔给黎川。

黎川接过毛巾,擦了擦头发。“见我?”

“他们想问你捡到棺材的具体情形。”

黎川皱起眉头。“你们想要这些遗迹做什么?”

“哪还有说?当然是干翻宏德那帮孙子。”黑虎鲸说。“别废话,你先去镇子。”

黎川指了指自己的装备。“那这些东西?”

“我找几个奴隶帮你收拾。”黑虎鲸说。

黎川看了眼棺材中的女子。女子还没苏醒,死活未知。想了想,他没有把女人可能还活着的事情说出。

“多谢。”黎川将毛巾抛给黑虎鲸,转身走入济南镇。

济南镇内的房屋大多是废弃的船舶。

十几年前冰层尚未南移、冻结至济南时,这些浮船是锚挂在济南高塔上的水上浮城。海水上涨没过高塔,冰层南移,浮城被冻在冰面上,成了现在的小镇。

废船是荒原上最好的居所。海水时刻上涨,冰层常被海水顶裂;平原上的棚屋常常因此落入海水,而船屋则不会。船屋会浮在水上,水面在几日内结冰,又变成陆地。

黎川沿着济南镇最繁华的街道走到了太平公司的船屋前。这是一条甲板上有着三层楼的大船,是附近最气派的船屋。

他爬着舷梯登上甲板,走入一间房间。房间中放置着他打捞上来的那一批遗迹,过会太平公司的人会来向他问话。

黎川在房间中看了一圈,大部分遗迹都还在,但是那件叫“枪”的遗迹,还有少量的罕见潜水装备已经被拿走了。

他走到一件潜水面镜前。面镜玻璃下亮着荧光,像是一片小屏幕。他见过这种面镜,屏幕上可以实时显示当前潜水的环境信息。只有那些顶级的打捞者才拥有这种遗迹装备。

要是我也能有一批遗迹装备就好了。黎川默默想着——

砰。

他身后一身轻响。黎川立马转身,棺材的玻璃上盖弹了开来,那名女子正从棺材中坐起。她看了看周围,最后视线落在黎川身上。“我是深渊调查官苏羽。你是什么执照的调查员?”

“什么?”黎川一愣。

“嗯?”名叫苏羽的女子从棺材中缓缓站起,扫视四周。她目光坚定,仿佛对自己苏醒后周围的景象并不感到惊异。“你不是调查员?”

“不……”黎川摇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羽盯着黎川,又把目光望向窗外。“这里是哪里?”

“济南。”

“外面是雪地?海水……退去了?”苏羽的声音有些发颤。

“不……下面还是海水。上面只是结冰了而已。”

苏羽沉默了下去。几秒后,她又问道:“现在海水多深了?”

“四千多米。”

“还在上涨?”

“每年一两百米吧。”

沉默。苏羽走出棺材,伸手轻按在颈上的贝壳项链上。“那么,济南高塔已经被淹掉了。”

黎川点点头。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来历?她为什么能从棺材中复活?

“那么……”苏羽的语气低沉下去。“你知道方舟吗?”

黎川思考了一会,才说:“我正在等待方舟。”

“哼。”苏羽又沉默小会。“调查团输了?”

“什么调查团?”

“你真的不知道调查团?”

黎川摇摇头。

苏羽叹了口气。“看来我们调查团输了。输给了拉萨那些一心想造方舟的老古董。”

黎川摇了摇头。“所以你是谁?你没死?”

“我?我是调查团深渊调查官。”苏羽说。“我只是重伤了而已。”

她伸手拂过腹部。黎川记得在那个位置,有一个巨大的伤疤。

“那你为什么睡在棺材里?”

苏羽一指棺材。“棺材?这个?”

黎川点点头。

“这个是前文明的医疗休眠舱。”苏羽说。“不是什么棺材。”她顿了顿。“所以,方舟现在是什么情况?”

“传说方舟会在一个月后来到济南。有票的人可以上船。”

“哼。”苏羽一声冷笑。“方舟上有多少人?”

黎川摇摇头。“我不知道。”

“大部分人还生活在大海上吧?”

“一些人生活在冰原上。一些人生活在南边的高塔浮城里。”黎川解释着。

“那好。我的使命还没有结束。”苏羽向门口走去。

“等等,你要干什么?”黎川立刻拦住苏羽。

“帮助大家,帮助穷人。”苏羽盯着黎川。“只要调查团还有一个人在,我们的宗旨永不改变。我们会查清大海上涨的真相,保护所有人。方舟那破玩意,就是议会那些老不死的造的续命浮岛而已。人类的希望,还在大地上。”

“就你一个人,你要怎么办——”

“重建调查团。”苏羽直接打断了黎川的话。“海下还有不少被淹没的调查站,只要一个个打捞,我们就能恢复当时的科技。至于怎么让海水退去,那是以后的事了。——你也是潜水员?要不要帮我?”

好幼稚的想法。黎川想笑,却笑不出来。这个孤身苏醒的女人,她能干些什么?她为什么这么单纯、天真,甚至有点傻气?

他不可能帮助苏羽。他现在只想登上方舟,远离这担惊受怕的日子。

“不。”他说。

“那我自己走。”

“不。”黎川不能放苏羽离开。不管怎么说,她是黎川打捞上来的遗迹,哪怕是个活人。他必须等太平公司接管苏羽,等自己拿到方舟船票。“我救了你,你不能走。”

“什么?”苏羽冷冷看着黎川。

“原来人已经醒了?很好。”屋外传来一位老人的声音。房门打开,老人拄着拐杖走入房间,身后跟着壮汉黑虎鲸。

老人显然是太平公司的头头。

“你是调查团的?”进屋后,老人直接问。

太平公司的人原来知道所谓的调查团?知道这些东西不是棺材,里面都是活人?黎川想着。

“你知道调查团?”苏羽问。“调查团还有别人?”

老人双手按上拐杖。“你是什么级别的调查官?”

苏羽沉默着,似乎在等老人先回答她的问题。几秒后,她才说:“深渊。”

“深渊……最高的那一等级?”老人声调放轻,有些难以置信。

“是。”苏羽点点头。“是可以下到两千五百米水深的等级。”

两千五百米。黎川一惊。这是他不敢想象的潜水深度。

“……很好。”老人点点头。“调查团确实还有别人活着。但是……”

“有话直说。”

老人点点头。“这个组织,已经不在了。”

“只要我在,调查团就还在。”苏羽没有任何迟疑。

“我不怀疑您的能力。现在已经是四千米时代了,方舟浮于沧海,人类衰败……您的能力,也需要平台才能发挥。”老人说。

“你什么意思?”苏羽问。

太平公司想招揽苏羽。黎川听出了老人的言外之意。

老人说:“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太平公司。您的能力、知识,都是我们急需之物。”

“我拒绝。”

“我们是冰原上最强大的公司。不管你想要什么,我们都能提供。”

“最强大的?你们难道是只是想变强?”苏羽皱起眉头。

老人撑住拐杖,一挺胸膛。“我们确实有志一统冰原,重振人类的荣光。到时候,财富,技术,奴隶,资源,你想要什么都会有。”

“财富?奴隶?资源?我对这些不感兴趣。”苏羽一声冷笑,“让我离开!”

“如果你对我们不感兴趣,我也不敢让随意你离开。”老人淡然说。“你应该知道济南高塔上当年调查团的遗产所在的位置,只要你说出这些东西,我可以考虑放你走。”

苏羽一挥手。“那是人类的遗产,不是你们的。”

“你是不愿意帮助我们了。”

“请让我离开。”

“黎川。”老人忽然说。

黎川一愣神。“什么?”

“船票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老人一打响指。“你现在走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方舟出现了。

这是黎川第二次在冰原上遇见需要抬头仰视的巨物,上一次仰头,是遥望北京的七千米高塔。

方舟从东方遥遥航行而来,碾过冰层,靠近济南。在距离济南还有两三千米时,它巨大的阴影已经遮住整个大地,黎川甚至觉得气温都下降了几度。

他缩了缩身子,裹紧衣服。

方舟起码有一千米高。从黎川仰视的视角望去,无法估计方舟的长宽,只大致看出它是一条圆型巨船。随着方舟迫近济南,它排开的海水从冰裂缝中一浪浪涌出,漫过冰原,灌入船屋之间的街道。

与方舟相比,济南镇渺小得像是摊在冰原上的一张薄饼。

太平公司和宏德公司搭好了登上方舟的巨大舷梯。黎川随有船票的人一齐登上舷梯,来到方舟“船舷”低处的登船口。往下回望时,他看见一群难民正在冲击冰原上的舷梯入口,都被太平公司的人拦下了。

在方才登上舷梯的途中,黎川看见了怂恿难民冲击舷梯的带头者似乎是胡安师,前几天在深海打劫他的邻居。从深海活着回来时,他曾想着向胡安师复仇,现在却不再执念于此。

他登上了方舟,胡安师留在了地面上。

黎川收回下望目光,看向方舟内部。冰原上那个漂浮不定,随时可能死亡的生活,终于离他而去。无论在方舟中会面临什么,他都下定决心要好好面对。

“为什么不放我们进去!”

黎川突然听见前面传来大吼声。接着,他听见了黑虎鲸的声音:“门票涨价了!”

什么情况!黎川往人群前挤去。在进入方舟的闸门入口前,黑虎鲸拦住了一位登船者。闸门之后,方舟内的护卫默然排成一排,手中都拿着那种叫做“枪”的特级遗迹。

“凭什么要多交一百升氦气才能上船?你们太平就这么言而无信?”登船者说。

太平公司的头头,那位老人正从黑虎鲸身旁走进闸门。老人一拄拐杖,回过头来说:“宏德公司要多收一百五十升才能放你们这些有船票的进来。”

“你们出尔反尔!”那名登船者拔出潜水刀冲向闸门。“让我进去!”

黑虎鲸侧身让开闸门,不与登船者纠缠。登船者愣了愣神,有些意外,犹豫一会,走入闸门。

闸门后方舟的护卫举起枪,黎川只听见一声巨响,接着闯入闸门的登船者跪倒在地,身子委顿下去。他的腰上出现一个巨大血洞,鲜血汩汩涌出。

这就是特级遗迹。黎川身子往后缩了缩。他甚至没看懂枪是怎么隔空伤害到闯闸的登船者。

黑虎鲸将死去的登船者拖出闸门,说:“方舟年久失修,需要补充氦气下海深潜打捞,济南高塔中有维修方舟所需要的遗迹。如果没有足够的氦气,各位请回——有船票也不行。”

人群骚动。黎川摸了摸腰旁挂着的氦气瓶,里面的氦气根本不够一百升——十升都不够。

“你们卖了船票不管事,就不怕我们拆了太平的船屋吗!”有几个人叫嚷着。接着,有人试着再次闯关,又被护卫击杀在闸门前。

“太平公司愿意追随方舟。”黑虎鲸拖走尸体,从墙角摸出拖把,若无其事地抹掉闸门前的血迹。“想与我们为敌,就是与方舟为敌。”

人群沉默。有两三人取出气瓶,乖乖交出一百升氦气通过闸门,剩下的十几个人尴尬站着,不敢前进,也不愿意后退。

黎川犹豫着不愿离开。那些威力巨大的遗迹“枪”正隔着闸门指向人群,他不敢乱闯。一道闸门之后就是方舟内的美好世界,但这美好世界,他无法进入。

太平公司出尔反尔了。在为船票努力时,他想到过换到了船票却无法登上方舟的可能。却没想到,直到站在方舟入口前的最后一刻,这种可能才突然出现。

黎川往后退了两步。来到济南着几个月,他拼死拼活下去打捞,最后却只能落得一场空……他全身都在颤抖。他失去了一切。

他转过身,向方舟外走去。

十一

济南小镇已经乱成一团。

黎川茫然走在街道上。难民们从四周涌向方舟,又被太平与宏德两家公司的人拦在舷梯下。他听见镇外舷梯的方向传来激烈的械斗声,可能是人群与两家公司的人打了起来。

方才走下舷梯时,胡安师正在高喊口号,呼吁难民们冲上方舟。一群人围着黎川询问方舟上的情况,他只能赶快挤入人群溜走。——就算他说方舟已经进不去了,这些人也不会相信的。

街道上的冰面滑漉漉的。方舟还在往济南小镇靠近,冰面被压裂,裂缝在镇中蔓延,海水从裂缝下涌出,拍在街道上,打湿黎川的潜水靴。

前方的街道传来叫喊。黎川一愣,只见一位女子从街道口冲出,接着,她一闪身躲在一条船屋的舷下。船舷上挂着大片干海带,像门帘一般遮住女子。

是苏羽,那名黎川从深海带上来的深渊调查官。

几名太平公司的打手追着苏羽冲出街道。他们四下一望,大声问黎川:“那个女人呢?”

黎川指了指方舟的方向。

打手们跑远了。等他们消失在街道尽头,苏羽才从干海带中钻出,站起。“你不去方舟?”她看了眼黎川。“多谢你帮忙岔开那些人。”

黎川盯着苏羽,沉默着不想回答。苏羽身子看着有些虚弱,手上握着一把潜水刀,刀刃上泛红,是干涸的血迹。

她可能是从太平公司逃出来的。黎川想着。“方舟上不去。”

“当然上不去。”苏羽平和地说。“方舟当年建成之时聚变核心就问题。济南高塔是的氦提纯中心,方舟过来,自然只是打捞聚变燃料。……方舟内名额有限,那些人怎么可能来特地接你们上船?”

黎川叹了口气。

“方舟会碾过整个镇子的。它需要将船体中心对准济南高塔的正上方。”苏羽说。“好了,我准备离开了……好不容易逃出来,我不想被方舟压死。”

镇外传来了枪响,接着,流民们爆发出慌乱叫喊。黎川猜测是方舟上的人下来镇压流民暴乱了。“等一下。”他说。“你要去哪?”

“南方,上海。”苏羽说。“重建调查团。”

“你……你为什么这么想恢复这个调查团?”

“为了人类的荣耀。”

“这口号可真是尴尬。”

“虽然尴尬,但我们所作所为从未辜负口号。”

黎川叹了口气。“可是就你一个人了,你又能怎么办?”

“找几套装备,找到新的团员,下去打捞;更新装备,教育学生……一点点来。”

“这肯定会失败。”黎川摇头。

方舟正缓缓朝整个镇子碾来。

苏羽忽然笑了。“你恐怕不知道,调查团一直在失败。当年大海中还有一种叫癸兽的怪兽——现在好像没了——癸兽杀来,我们丢了北京,丢了武汉,差点丢了南京和上海。每一次战斗,我们都失败了。”

“那这还有什么意义?”

“希望永不泯灭。”苏羽往前走去。“人类迟早要重回大地。”

黎川一时默然。沉思良久,他看着苏羽的背影,喊道:“我跟你走吧。离开这里,往南,找条船,去上海。”

十二

方舟来了。等待方舟的人却散了。

黎川看了眼身后,济南镇正被方舟压在身下,活着的流民们散落四方。方舟遮住半个天空,影蔽大地,与之相比,冰面上的流民仿佛是爬行在黑色鹅卵石旁的蚂蚁。

漫天飞雪。黎川和苏羽拖着装备,向南走去。

“你要想好了。”苏羽说。“跟着我,会很辛苦。”

“我习惯了辛苦。”黎川说。“我已经失去了很多东西,除了我的命。”

沉默。许久,苏羽才说:“那么……我是深渊调查官苏羽,欢迎你与我同行。”

“我的荣幸。”

作者简介

刘天一,90后科幻作家。声学方向博士在读,金陵琴派末学琴人。擅于构建世界观,奇观强烈、细节精细,作品中坚实的硬科幻设定与冲突激烈的情节共存,展示全新的道德与人性。代表作品《废海之息》《渡海之萤》。

(来源:不存在科幻公众号 图片:站酷)

小说短篇

《偃师传说》文/潘海天

2020-11-15 9:10:25

小说短篇

当陆地被淹没 深潜找寻海水稻苗《潮起》文/刘天一

2020-11-18 20:25: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