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夕《伤心者》即将影视化 知乎启动首部科幻剧

《流浪地球》《移魂有术》《三体》相继影视化之后,中国科幻的下一个浪尖在哪?

昨天,知乎用一部概念片告诉了我们答案。

《寒梅工程2021》概念片截图

知乎宣布正式启动首部科幻剧《寒梅工程2021》,并曝光了一支由知名演员李光洁主演的概念片。

《寒梅工程2021》概念片海报

眼疾手快的朋友肯定立马就看出来了,它改编自中国科幻四大天王之一——何夕的名篇《伤心者》。

相信每个被各种题材养足了胃口的资深幻迷,内心深处一定都有《伤心者》的一席之地。这部小说于2003年刊登在《科幻世界》杂志上,并以压倒性的优势获得第十五届中国科幻银河奖。不管你是多么坚硬的钢铁直男,一定都有一个晚上被《伤心者》感动得偷偷在被窝抹眼泪。

许多读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看了《伤心者》,不哭的话,正常吗?

《科幻世界》2003年1期,总第200期,刊登了何夕的《伤心者》。

伤心者的故事非常简单:一个天才无法证明自己所发现的理论,最终在沉重的现实压力下黯然离去。

但难以置信的一点是,这部小说从极其平凡的人物角度出发,将真理的残酷、人性的贪婪、物质的困境、母爱的伟大打碎重组,最终诞生出的是这样一部散发着朴实光泽的动人之作。

这部小说用三个关键词就能完全概括:时间、人性、执念。被时代困住的天才、对现实的沉重叩问、被时间洪流冲散的亲情,足以让每个掩卷的读者发出长长的叹息。

曾经我们以为,科幻作品都是各种眼花缭乱的高科技手法的堆砌,但《伤心者》告诉了我们科幻文学的另一种可能:平凡的小人物背后也能拥有一整个宇宙。

一部科幻小说的最伟大之处,就是能影响到一个人的思想轨迹。于是我们好奇,想看一看《伤心者》是怎样对它的读者产生影响的。

那是我的入坑神作。

知乎@天体物理博士 刘博洋

清楚地记得那是2003年1月的《科幻世界》上的第一篇文章。我和我的初中同桌两人,几乎同时因为这篇文章喜欢上了科幻文学。

他是在病床上看的,如今从了医;我后来选择学天文,也跟被《伤心者》拖入的科幻坑的巨大影响分不开。2003年前后正是刘慈欣、王晋康、何夕等一票人短篇佳作频出的年代,那些作品至今让人难忘。

与大刘的作品不同,《伤心者》处在另一个极致:人物刻画极其细腻,把一个沉醉于数学世界但个人境遇凄惨的人类思想先驱者的人生描绘得淋漓尽致。

《伤心者》为我们展现了人类不断拓展知识前沿背后滚烫的情感温度,相信这也是《寒梅工程2021》影片将要着力表达的内涵。

中国科幻是我们这代人世界观构建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知乎@王建雄(《寒梅工程2021》策划团队成员)

我至今还记得2004年时,还是高中生的我在《科幻世界》上看了《伤心者》带来的震撼感,其悲伤和浪漫让我久久无法平息。

我是看《科幻世界》长大的,经历过中国科幻小说曾经的黄金时代,熟读「何慈康」,以及韩松、夏笳、迟卉、潘海天、遥控等等一批作家的名字,很多都耳熟能详。

作为一个小镇青年,是这一个个作者将我的视野带出小镇,看到了外面的广大世界,我还记得看到《朝闻道》《中国太阳》所带来的感动,也被《高塔下的小镇》和《大角快跑》这样的奇异世界吸引。中国科幻是我们这代人世界观构建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终于等到了。

微博@阿葱(影评人)

从高中开始到看「科幻世界」,等了这么久,等到根本就不抱希望了。等到了刘慈欣,终于也等到了何夕,等到了中国科幻银河奖得奖作品「伤心者」的影视化。

……

科幻小说本不是一个小众的爱好,是面向大众的文化。中国科幻的星星不是一颗,在刘慈欣的身边,曾经一同闪耀着好几颗星星。我们有「三体」,还有「六道众生」,有「蚁生」「红色海洋」「饿塔」等等等等。

我没法客观评判《伤心者》。

知乎@曾加(数学话题下的优秀答主)

抱歉,也许我无法准确客观地评判《伤心者》这部作品,因为,直至今日,每每想起它的一些细节,我都会感动得瑟瑟发抖,它曾经在很长时间内深深影响我。与我而言,它就是中国科幻的图腾。

我承认,《伤心者》有很多缺点。然而,于我而言,它是一部把事业、亲情、爱情、社会现实结合得几乎完美无瑕的作品,每一次结合,在我的心理都会滚过长久的浩叹。

在语文阅读课上哭成泪人。

知乎用户@青岚

我也没想到会选这部作品,因为《伤心者》是他所有作品中,是更偏向于“软科幻”的一篇,当然,也是最易产生感情共鸣的一篇。

看这篇的时候,我还在高中,抱着那期《科幻世界》在语文阅读课上哭成泪人,那种胸腔里面强烈的孤独与悲伤难以自已,气愤到抱着书,抄了几百字的读书笔记,至今无法忘记。

照亮了我最难熬的一段人生。

知乎用户@安迪斯晨风

我上高二时候,班上有一个同学,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弄到了大概50多本二手的《科幻世界》杂志,近一点的到2001年,早一点的都能追溯到90年代初。在一个凋敝的小县城里,这样一套旧杂志对我这种深陷文字饥渴的人,绝对算得上饕餮盛宴。

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任何一个中国科幻作家,但是略微读了几本杂志后,就认准了三个作家:刘慈欣、王晋康和何宏伟。他们的小说就像突然从外太空突然闯入的一丛丛耀眼光点,照亮了我最难熬过的一段人生。

雪地绽放,顽强生长。

微博@风息神泪(原创作者)

有一本刊,我断断续续买了十年之久,而我的好友买得更久:1993-2013,几乎一期不落。

那本刊叫《科幻世界》。

零几年的时候那上面刊过一个短篇,让当时的我受到了巨大冲击。那个故事叫《伤心者》。

那是一个文如其名的故事:走不出困境的天才,超越时代的才能,无法维系的恋爱,不能回报的生恩。

……

一个小时前,看到了那个当年震撼我的故事影视化的消息。 前阵看到了steam上戴森球计划销量攀升的报道,今天又是这个剧情改编自《伤心者》的《寒梅工程2021》的宣传。

是高兴的,中国的科幻正在不被人看好,被称为“小众”“冷门”的环境里,雪地绽放,顽强生长。

古希腊几何学家阿波洛尼乌斯的圆锥曲线理论,1800年后推导出开普勒的行星轨道理论。

1854年,德国数学家黎曼提出的“黎曼几何”,数十年后爱因斯坦用它构建了广义相对论方程。

而《伤心者》中的何夕,他提出的“微连续理论”或许在当下看来并无实际价值,但对后世的启发是无穷尽的。

“有些东西是不应该过多讲求回报的,你不应该要求它们长出漂亮的叶子和花来,因为它们是根。”

或许,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于「中国科幻」?

《伤心者》文/何夕

(来源:科幻世界公众号)

资讯

第九届未来科幻大师奖获奖名单公布 颁奖活动延期

2020-12-30 23:09:31

杂谈

未来的火星殖民地可能有哪些特别的法律

2020-11-22 15:14:1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