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星船伞兵》《与拉玛相会》以及雷·布拉德伯里的作品

该如何看待《星船伞兵》,它是在宣扬军国主义吗?

L.斯普拉格·德坎普、艾萨克·阿西莫夫和罗伯特·A.海因莱因,在费城海军工厂,摄于1944年。

Mahat:海因莱因是否在宣扬军国主义/法西斯的讨论由来已久。我的看法是,《星船伞兵》只是借鉴西方文明的起点——古希腊古罗马的政治制度,并藉此稍作改变。书中只有军人才是有政治权力的公民、而其他职业只是平民的政治划分,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古希腊古罗马。只有雅典(等各城邦)人/罗马人才有诸如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政治权力,希腊城邦之外的异乡人/罗马的行省居民,除非被授予公民,也都是没有政治权力的。

罗马的早期,所有罗马军团的指挥官和士兵全部是罗马公民,不允许招募非罗马公民参军;而希腊的斯巴达人则全民皆兵,男性公民等于军人,生活资料全由奴隶希洛人生产;雅典虽然没有全民皆兵,但也拥有大量奴隶。西方古典时期的政治制度应用到未来的话,就是星船伞兵的样子,掌握国家机器的军人统治阶级和生产生活资料的平民(奴隶)阶级。

而且,鉴于本作改编电影《星河战队》里与虫族战斗的残酷性(儿时噩梦之一),一场旷日持久且九死一生的长期战争的背景下,军人的政治地位会被原来的统治阶级主动抬高(不然就没人参军了),直到军人阶级成为实质的统治阶级。所以,《星船伞兵》里描写的政治制度,相较于打着工人旗号排挤传统军事贵族的德国法西斯和天皇即神权的日本军国主义,似乎并不靠边。

科幻作家不是预言家,并不能真的预见到人类从未经历的人事物,只是从过去的历史中提炼出一种模式,结合作品当下的环境设定,去设想人类可能的未来。当“当下”时移事异,读者阅读科幻时的背景产生了变化,新的读者在新的背景下能从科幻出发,重新思考历史,进而能重新看待当下和未来,这便是经典科幻经久不衰的原因,也是科幻最有意义的部分。

如何看待《与拉玛相会》中奥陌陌的出现,是巧合,还是阿瑟·克拉克的预言?

兔子:科幻小说的价值,就在于给人们展示一个确实可能出现或者说大约相似的情景,从而训练我们对现实的理解能力。而拉玛中预言的那种显然超越物理定律的飞行物体,就属于现实无法证实却也无法否认的领域,这就是它成功的前提。

至于奥陌陌,目前只能说我们了解得太少,而不是真的就是一个人造物体。毕竟,我们连月球现在都回不去。

如何看待雷•布拉德伯里的作品及其在科幻文学史上的历史地位?(感觉这个作家相比于黄金时代三巨头被提到的不是很多)

宇镭:布雷德伯里是一位公认的科幻大师,在科幻读者心中他不只是一位小说作家,更是一位诗人。他成功地将诗意融入到了小说中,给我们带来一个个梦幻交织,充满韵律感的世界。

布雷德伯里的作品以短篇小说为主,最著名的作品《火星纪事》(又称《火星编年史》)实际上是由许多个共同背景又相对独立的故事的集合,这本书将美国过往的种族殖民历史和当时的太空开发、核战争的焦虑巧妙融合在了一起,它没有什么技术内核,却充满了孤独情感和乡愁,不仅在科幻界受欢迎,也破了圈,得到了主流文学界的一致认可。其它短篇比如《浓雾号角》《霜与火》《雨一直下》等,很多都是经典名篇,在中国科幻迷中评价颇高。而他的长篇《华氏451度》也是一部非常经典的,带有深度哲学思考的反乌托邦科幻小说。

至于跟黄金三巨头比,只能说他们所擅长的方向是不同的。三巨头中的克拉克和阿西莫夫,更多继承了凡尔纳以来的技术科幻的传统,往往技术细节翔实,对于人类未来科技命运的关注和思考更重。要知道,科幻在中国的流行,很多年来一直是因为科幻被作为普及科学知识、促进人们对科学的兴趣的载体的。克拉克和阿西莫夫的作品非常符合这种国人对于科幻的预期,因此在国内地位极高。相对来说,布雷德伯里的价值,更在于他的语言、意境,对于想要借助科幻了解科学的大众来说,固然不太搭配,但是对于那些想要从科幻中获得不一样的阅读感受,人和社会更加个体化的命运体验,更加追求文艺感的读者来说,布雷德伯里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

至于三巨头中的海因莱茵,我认为他的知名度在国内是不如布雷德伯里的,这一点统计一下图书销量也能看得出来。海因莱茵强调的点,更多是对应美国社会某些具体的价值观和道德观争论,这些内容在中国当下并不太接地气。

(来源:不存在科幻公众号 作者:未来局接待员)

资讯

第十一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将于12月18日至20日在绵阳举办

2020-11-19 10:06:30

杂谈

如何评价小松左京 文/小静

2020-11-12 7:29: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