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平行世界里 人体的细胞数量恒定《细胞》文/松泉

细胞是可以再生的。

“这个你们都知道,”我说,“但是在我年轻时候,却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的世界与现在完全不同,细胞不能再生,是世界的定律。从出生后,细胞的数目就是固定的。人长大呢——是的,就是指你们的肚子一圈圈增大——意味着细胞在生长、变大。一直等到某个时间,细胞的老化突然加剧,细胞大批死亡,人也正式步入老年期。在此之前,细胞都不会死亡,也没有新的细胞。

在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是在一个年龄去世。人们叫它上帝时间。你们不相信?那我告诉你们,我的爸爸是oo岁去世的,妈妈是oo岁去世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是oo岁去世的。我知道的所有老人都是oo岁去世的。有个吟游诗人还曾唱过一首歌“谁在我的身体里/放了一个计时器/时间一到/我就要与世界分离”。

所以说呢,当时人们最大的愿望,就是突破这个牢笼,想活得更久、更长。

你问人们是怎样做的?最开始的时候,人们的知识还很浅薄。他们为了拥有更多的新细胞,就把其它生物的细胞提取出来,直接注入体内。但随后发现,这会引发强烈的排斥反应,导致自身细胞的大量死亡。后来有人提出,如果人体的细胞可以自己生出细胞呢?就像人生人一样自我繁殖……

这个想法如同暗夜里的光闪,给盲目摸索的人们指出了一条道路。他们开始通过各种方法——比如注入化学药剂、用高能射线照射等等,来让细胞产生变异。一些科学家发现,越年轻的细胞对这些外来刺激越敏感,于是他们启动了一项很大规模的实验,筛选了上千个婴儿,利用药剂或射线使他们的细胞变异。

可惜的是,绝大多数婴儿都没有变化,他们长大后也是普通的大人。LBL则是唯一成功的一个。

“你们笑啥?”我眨了下眼睛,也笑了,“是的,就是她。”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还有一些婴儿也成功了,甚至可以说更加成功。他们体内产生了一种恶性细胞,这种细胞会不停地繁殖,却不参与正常的身体活动。它们的唯一特性就是繁殖,并且会吸收一切可以吸收的营养,抢占一切身体的空间,完全不受控制。最后,当正常细胞纷纷被吞吃掉、组织和器官被侵犯破坏,那些孩子都接连死去。很残酷,不讲这个了。

LBL——大家也叫她第一代新生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

LBL与我们最大的不同,就是她的身体是一个动态变化的系统。她体内的细胞可以再生。她的细胞比我们的细胞寿命短的多,但是当她的细胞死亡后,会有新的细胞诞生出来,继续原来细胞的使命。

所有人都很高兴,大家认为新的世界即将降临。如果没有那次偶然发现,一切似乎都是完美的。

在给LBL的一次细胞检测中,检测员操作观测仪时,将接收器调错了频段,结果发现个别细胞会发出奇特的光。但仔细检查后,发现这些细胞不过都是正常的细胞。光……是来自于细胞周围的一个本身不可见的东西。这个东西在慢慢剥离一个细胞的表皮,然后慢慢地吸进去,同时发出那个频段的光。

被吸走的物质去了哪里呢?开始时,大家完全没有头绪,它们就像是消失了一样。但有人突然想到,之前的研究曾经发现,并不是所有的细胞死后,都会诞生出新的细胞。有些细胞死亡后就完全消失了。这两种现象会不会存在关联呢?

人们特意选取了一些俩俩共生细胞,进行长期监测。果然如此!对于一些共生细胞,当其中一个细胞死亡后,它看上去消失了,但实际上没有!它变成了隐形的野兽,藏匿在同伴细胞的身旁,张着血盆大口,不断从同伴细胞身上掠夺物质。科学家们给这些野兽起了个名字叫吞噬体。

这个吞噬体就像一个不稳定因素,让人们寝食难安。本来看似无比光明的世界,却飘来了一片浓厚的乌云。它以后会怎样,会不会发生变异?会不会把LBL体内的细胞全部吞食掉?LBL的细胞能否一直再生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LBL的身体突然爆发了一次危机。她体内的吞噬体浓度比之前跳升了3个量级,并出现了多个比微组织略小的巨型吞噬体,比以前发现的普通吞噬体大几百万倍。

我清楚地记得,在当时的急救过程中,所有人都神色严肃、焦虑万分。房间里人来人往,嘈杂混乱,不一会儿汗水就把我的全身衣服湿透了。我也正是在那一次成功急救后,开始担任LBL的主治医师。

我们研究了那些巨型吞噬体。它们的掠夺对象不再是单个细胞,而是一个个微型组织。太可怕了!你们知道,普通人的微型组织是很规则的球体,里面均匀地分布着细胞。而LBL的微型组织则形态各异,有椭球体,有圆盘状,有漩涡状,还有难以描述的不规则状。我们猜测,在当年那次实验后,LBL不仅细胞发生了变异,细胞的聚集形式、组合机制都产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从这个角度考虑,LBL的身体已经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

大家看到那些巨型吞噬体,正疯狂地从周围的微型组织中攫取物质,都毫无办法。似乎细胞与吞噬体是无法共存的。如果是这样,摆在我们面前的道路似乎只有一条,就是把吞噬体统统消灭掉。

我们当时想出了两个办法。一个是网捞法,一个是垂钓法。当然这是为了简单理解给出的名字。第一种方法是通过大量注入药剂杀死吞噬体。但这些药物不能识别正常细胞,往往也会杀死它们。因此有巨大的副作用。第二种方法是通过对吞噬体精确定位,把药物输送入吞噬体,使其湮灭。但问题在于,要对吞噬体定位,首先要找到它们。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我们只能观测到有伴生细胞的吞噬体,对于那些独自存在的却无从知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LBL的体内,一定有着很多深藏不露的吞噬体。

你说什么?我们是怎么知道有很多单独存在的吞噬体的?

这个可以从细胞的数量简单得到。LBL体内的细胞数量与我们类似,有多少呢?我们的一个微组织大约有千亿级别的细胞,而身体内又有千亿级别的微组织,所以人体内的细胞是非常非常多的。因为大部分细胞是孤立存在的,那么它们死亡后形成的孤立吞噬体也会很多。

我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虽然垂钓法副作用小,但只能杀死很小部分吞噬体。网捞法只要碰到吞噬体,就把它们消灭,对于杀死那些独自游荡的吞噬体效果显著,但却属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鉴于LBL的吞噬体爆发经历,最终我们选择了网捞法,试图尽快地根治吞噬体问题。

但在几个疗程后,LBL接连出现了晕眩、呕吐、疼痛这些反应,经常吃着饭,突然把餐盘一推,跑到旁边呕吐起来。

有时候我想,新生人到底是上天的馈赠,还是惩罚呢?如果说是馈赠,为何又要出现吞噬体这种怪物?如果说是惩罚,又何必降临在这样一个女孩身上?她不过是前辈们的实验体而已。如果说上帝要怪罪人类的疯狂与自大,那也应该把惩罚降临到我们这些人身上啊。

我向直接领导DyyD报告了这个情况。DyyD说,正常保持仪器监测吧,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只是,仪器虽然能监测病症,却无法测量人的疼痛。

我小心翼翼地询问:“是不是可以暂停这种方法的治疗?毕竟她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

DyyD说:“那不行,如果不将吞噬体全部消灭,怎么能确保LBL的实验是成功的?”

“我怕LBL的身体会首先承受不住。按照目前的监测,其实可以先采用保守疗法……”

“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DyyD说,“LBL是这个世界的希望。她的研究课题是咱们的重中之重,不知道多少只眼睛在看着呢。如果出了问题,没有人担待得起。”

原来人与仪器并无差异。面对活生生的人,同样看不见对方的痛苦。

在长时间的治疗过程中,我跟LBL的关系倒是近了不少。

有一次聊天,LBL跟我说:“有时候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感觉身边有一头头黑暗里的巨兽,它们在沉寂着、等待着,却又不断地向我逼近。

“小时候经常做一个梦。梦里有各种颜色的细胞,蓝色的、黄色的、红色的,像小弹珠一样。它们不停地转动着,吐出千姿百态的云雾。这些细胞又会组合成各种东西,长着两条腿的三角形,滚来滚去的八边形,肚子可以压扁的圆形……它们又会不小心撞到一起,‘嘭’的一声碎成无数的小细胞,然后再汇聚成其它的东西……

“后来梦就变了。梦里每个细胞都漂浮在阴暗的空间中,有的孤单一个,有的俩俩作伴,有的三个一组,还有的成群结队,它们似乎在沿着某种轨迹运动,又似乎在漫无目的地游荡。就这样一直持续着。忽然间,一个细胞爆炸开来,消失不见。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细胞像被点燃般接连爆炸,释放出无数的光流。它们彼此碰撞纠缠,照亮了整个空间。不知过了多久,一切慢慢消逝,最终都不见了。我站在那里,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看着LBL,想说不用怕,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由于体内的正常细胞大量死亡,LBL身体变得每况愈下。从最开始的头晕、呕吐,已经发展到了器官受损、萎缩的状况。

我对LBL体内的微型组织进行了大规模的普查与监测,发现那些巨型吞噬体的真正吞食效率其实很低,大部分物质被它吸食过去,没来得及吞掉,又给吐了出来。所以我猜测,或许巨型吞噬体已经与周围的组织形成了一种动态平衡。也就是说,目前LBL是安全的。

在一次讨论会上,我决心再次向DyyD建议暂停网捞法治疗。虽然明知道DyyD不喜欢别人有异议,但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除了生理上的剧烈反应,LBL心理上的创伤恐怕更加严重。

“我不是说过不再讨论这件事了么?”DyyD一脸怒气。

我硬着头皮说:“就目前的情况,吞噬体并未对LBL的身体产生明显的影响,可以缓慢地执行各项治疗措施。”

“你能保证么?”

“……虽然不能百分百保证,但基于目前的数据,网捞治疗法并不是必须的。只要坚持长期细致的监测,即便LBL体内吞噬体再次出现暴动的情况,也能提前预知并采取主动预防措施。”我不去看DyyD的眼睛,自顾自地快速说着,“还有,我还设计了一种新的治疗方法。我们可以向LBL体内输送大批量微型记录者,来达到研究与治疗的双重目的。每个记录者的个头跟细胞差不多,内部放置药物。这些记录者会在她的体内寻找那些独自游荡的吞噬体,用药物杀死它们,还会跟踪正常的细胞,看它是怎样变成吞噬体的。这样会大幅降低现有治疗对LBL的副作用,还能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吞噬体,从而找出更好的治疗方法。”

DyyD当场摔桌而去。

建议并未被采纳,我越发焦虑起来。

LBL说,感觉最近状态很不好,身体越来越糟糕,脑子里开始充斥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整个身体也越来越不受控制。

要私自给LBL停止治疗么?正当我烦躁不安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非常奇特的事情。

在几个离我们很遥远的地方,发现了一些由于不同疾病导致细胞大量死亡的患者。医院本来已经放弃了对他们的救治,机缘巧合下,却在他们身上发现了一定数量的可再生细胞。他们不是当年的实验参与者,彼此之间也没有关联,为什么会产生可再生细胞呢?自然变异应该也不可能,因为同时发生在多个人身上,概率太小。

这几个案例震惊了整个学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位学者提出,每个人体内都是一个时空,大家体内的空间彼此独立,是平行存在的世界,但又通过某种超空间隧道存在着关联。这种空间连接隧道由某种未知的物理过程所创造,并引起物质和能量的转移。那些人体内的可再生细胞很可能是从LBL体内经由超空间隧道传过去的。

LBL对我说:“感觉有些神神叨叨。如果我的细胞能够进入那些人的体内,应该也能进入很多人的体内吧。”

“是有些天方夜谭。但人体内细胞太多了,如果只是几个可再生细胞跑到了其他人体内,我们也无法检测到。发现这几个案例可以说是纯属偶然。”

“还有个问题,如果我的细胞能进入其他人体内,其他人的细胞应该也能进入我的体内吧?”

“你难倒我了。我们确实没有发现。”我苦笑。

上面的领导们对这种奇特现象表示了极大兴趣。为了进行深入研究,我的治疗措施也获得了批准。很快,我们就获得了一批微型记录者在LBL体内捕捉到的信息。

我们看到了极高清晰度的细胞形成过程。

一开始是一片黑暗,慢慢产生了一些亮点,是一些颗粒、纤维状物质在缓缓转动、聚集,就像一片模糊的云。云团会慢慢收缩,汇聚成一个球状的云核,而随着不断吸食周围物质,云核也逐渐长大,形成胞心。这时候,细胞对周围物质的吸食速度会明显加快许多,直到最后,细胞外围会形成几层不同颜色的膜状物,将整个细胞包裹成一个球体。这就是LBL体内细胞的再生过程。

“胞心也会吞食?”LBL惊呼了起来。

“没错!吞食物质并不是吞噬体独有的特征,而是所有细胞都有的特性!我们以前居然没想到这一点!”我也兴奋地说道,“我怀疑你的细胞内含有一种黏合剂,对周围的物质有汇聚作用。当细胞死亡、物质流散后,这种黏合剂会将物质再度慢慢聚集起来,当物质积累到一定程度,胞心、胞膜便会再度形成。细胞也会重生。”

“有黏合剂……的证据么?”

“我们正在对你的细胞进行再分析,看是否有以前没发现过的物质。但我们体内的细胞确实没有发现过这种东西。而且据我推测,黏合剂的含量与物质的密度成正比。细胞的密度是分层次的,胞心密度最大,越往外密度越小。因此胞心内的黏合剂含量最高。

对于个头大的细胞,胞心密度尤其大,可能包含大量的黏合剂。在这种情况下,胞心内的物质无法流散,反而由于平衡被破坏向内坍缩,变成了一个无底洞。这就是吞噬体。”

我们还看到了吞噬体的形成过程。

一个巨大的细胞不断向外喷吐着物质,同时变得越来越大,胞膜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薄。当它的个头变大了上百倍后,突然间整个细胞猛烈震动了起来。如同遇到海啸一般,胞膜瞬间炸裂,物质向着四面八方喷涌而出。过了好久,喷出的物质慢慢消散于空间,而胞心不见了。

这些吞噬体都是个头较大的细胞死亡形成的。

我也终于理解了巨型吞噬体的形成原因。他们最开始应该也没有那么大,而是在很长的时间里通过不断吞噬周围组织的物质,才长成了那样。

在我们将这些新发现广而告之后,有很多学者提出了不同见解。

比如有人认为,黏合剂是一种不存在的东西,并给出了一种黏合力的概念。细胞通过这种力来拉扯周围的物质。吞噬体的体积很小,而质量可能很大,这就导致密度超大、黏合力也可能超大。因此,任何离它太近的物质都会被黏合力拉扯过去。

著名的学者ESN认为,根本原因在于细胞的质量会造成空间的弯曲。由于吞噬体密度超大,造成的弯曲尤为厉害,可以说是曲率无限大。这种空间的弯曲就会使得落入其中的任何物质,包括光,都无法逃离。

这确实解释了我们看不见吞噬体的原因。我们之所以能看见物体,是因为光线进入了我们的眼睛。细胞本身会反射光线,所以我们会看见它们。而对于吞噬体,由于光都会被其捕获,我们也就无法看到它们。

ESN还认为,吞噬体就是超空间隧道入口的一种形式。那些人体内的可再生细胞就是通过LBL体内的吞噬体转移过去的。

超空间隧道对理解长久以来的婴儿诞生难题也给予了启发。

要知道,既然人一生的细胞数目是固定的,那小孩的细胞是从哪来的?他们生下来就有细胞,父母的细胞也没有变少。我们已经知道,当男女结合后,便有一定的概率在女方体内形成一个极小的婴儿胚胎,而且这些极小的胚胎似乎是无形之中诞生的。很多跟踪婴儿形成过程的实验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前辈们对人类、动物都做过实验,也尝试过很多种荧光标记技术,但胚胎出现时,并未探测到母体的细胞发生了变化。考虑到物质和能量本质上是一样的,一直有人猜测,是不是能量场转化为了物质细胞。

如果存在超空间隧道,问题似乎就可以理解了。婴儿的诞生就像一场大爆炸,从零到有。我们这些普通人,都是在同一个年龄死亡,从有到无,婴儿的细胞很可能就是通过超空间隧道从前人的体内传输过来的。

那真是一个思想的火花剧烈碰撞的年代。许多新奇的想法直到现在仍然极具价值,甚至有些变成了主流理论。

我跟LBL讲起这些脑洞大开的观点,她扑闪着大眼睛,不时地笑出声来。

“可是你们死亡的时候,细胞已经全部死亡了,要怎样传输呢?传输死细胞又有什么用?”LBL问。

“有人提出一个很神奇的想法,你体内的细胞是我们的时间加快版本。就是说,我们的细胞也具有再生的特性,那些个头大的细胞死亡后也会变成吞噬体。但我们的细胞寿命很长,在细胞死后,需要经过很长的时间进行细胞再生。而我们根本等不到细胞再生,就已经死亡了。你的细胞异变后,寿命变短,但相应地,死亡、再生速度都加快了,因此身体能够不断维持下去。

“所以说,在普通人死后,或者说死的那一刻,再生的细胞可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出现,并经由吞噬体,通过超空间隧道传输给婴儿。

“你看,婴儿,或者说婴儿的细胞,就像是凭空出现,用一个词表示就是只出不进。吞噬体呢?能够吞食一切,只进不出。完全相反,是不是很神奇?”

说来也奇怪,随着越来越多的接触,面对LBL我竟开始有些心神不定,谈话也有了一些不自然,坐着也不是,站着也不是。但LBL却还是如往常一般,说起一些私事也毫不避讳,让我更加忐忑不安。

究竟是什么呢?让我开始有了这种心绪?想每天都陪在她身边,听她讲述以前的故事;想陪她出去散步,看着她的眼睛发呆……

“我喜欢你。”

“啊?”

“我说我喜欢你。”

听到LBL的这句话,我整个人开始燃烧了起来。我能清晰地感到自己的脸、身体开始燥热,手心、后背开始冒汗。是我身体出问题了么?为什么我感到了头晕?甚至有种窒息的感觉?但又似乎不是,我体内的所有细胞都发出了久违的欢愉声,它们歌唱着,跳动着,那欢唱声汇成一股股欢喜在我的体内横冲直撞,以滔天巨浪之势席卷整个身体,然后直奔头顶。我的身体要炸裂了么?我呆呆地望着她,看着她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着如同黑暗里的精灵。

按照上面领导们的指示,我们中止了对LBL的长期治疗措施。

我明白他们的用意。新生人的存在就是为了产生可再生细胞,如果吞噬体可以将这些可再生细胞传输给世界上的其他人,他们怎么还会继续消灭吞噬体呢?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但我也同意了他们的做法。根据监测数据,LBL体内的吞噬体暂时不会对她的健康状况产生影响。当然,我也坚持对她进行后续的长期监测,以免再次遇到以前的那种突发状况。

我跟LBL也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

“能跟人类的希望恋爱,我真是太幸运了。”我打趣道。

“噗,”LBL笑了,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说,“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么?”

那明澈的溪水,荡漾着,晃动着,流入我的眼帘。

“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

“别自恋啦……是在你跟DyyD吵架的时候。

“那是第一次,我感觉到自己不是一个实验品,而是一个被人爱护的人。”

不久后,我们就有了自己的孩子。

令人惊奇的是,他体内的一半细胞继承了LBL细胞再生的特性。LBL体内的细胞也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这一度使我感到困惑。这意味着婴儿诞生时,前人的细胞通过超空间隧道传输入母体,会受到母体本身信息的刻画。而另一半无法再生的细胞,应该是受到了我的影响。

那么可以推论,LBL的细胞通过超空间隧道传入一些人体内的时候,并没有产生排斥反应,应该也是受到了他们自身信息的刻画。可若是如此,为什么这些细胞依然保持了可再生特性?许多问题依然难以理解。并且直到今天,我们仍处在不断的摸索与研究之中。

但无论如何,我们成功了。

现在,细胞再生的特性已经能够在人类中延续下去,并大概率成为我们挣脱枷锁的希望。

是的,细胞不可再生的世界将不复存在。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所有人体内都会充满可再生的细胞。细胞可以再生将是这个世界的新定律。不,那会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我们这一代人,大概无法亲眼看到新世界的诞生了。虽然有些沮丧,但我和我的同事们,还是把一生献给了这项事业。我打心底感到高兴。

故事到这里就要结束了。

没错,最后的结局当然是像公主与王子一样,LBL和我也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她的身体一直很健康,那种吞噬体爆发的情况再也没有发生过。

我的两鬓已经出现了白发,但LBL还是那么年轻。我估算过,她体内时间的流逝速度,或者说她的衰老速度可能只有普通人的一半。

我们终于拿掉了体内的计时器。

好了伙计们,我要回家了。你们感受到了么?那一阵阵香气如同婉转的歌声,正从远处飘过来。那是LBL在做晚餐。

我站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整个身体的细胞好像也都听到了那歌声,纷纷欢唱起来。

作者简介

松泉,本名王松,天体物理专业, 博士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大学, 目前任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助理研究员, 主要研究领域包括黑洞、恒星活动、球状星团的形成与演化。给星星写故事的人,科幻小新,学习之路漫漫修远,为写出有意思、有价值的故事而努力着。代表作《星变》《妈妈不怕》《穿云剑》。

(来源:不存在科幻公众号 图片:站酷@坏坏的小子)

小说短篇

欢迎加入宇宙智慧文明货币联盟《梦之圆》文/李健

2020-11-12 9:03:16

小说短篇

长安 正载着我的转世爱人飞向群星《长生殿》文/后德嘉树

2020-11-15 8:41: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